1年后再看数码宝贝最终进化:也许值一张门票,却不值得为之流泪

算算时间,数码宝贝的动画电影:《数码宝贝大冒险:最后的进化·羁绊》在咱们大陆上映已经要到一周年了,今天想来复盘简单聊聊这部动画。

《数码宝贝大冒险:最后的进化·羁绊》,当你看到这个”LAST EVOLUTION”后面还要加个”绊”的时候,就应该明白制片人想要整什么活了。

进化是《数码宝贝》系列的核心要素,再加上”最后”二字就是典型的最终情怀行为,说难听点就是榨干剩余价值。但制片人似乎觉得光有最后仍然不够,还要更进一步加个后缀——羁绊。

光是在这个阶段,这部剧场版动画的烂俗就已经可见一斑。

但这些都没有关系,有的人可能觉得情怀是盾牌,但它也是无可争议的需求,只要给了观众想看的,那么一定程度的瑕疵就可以被原谅。

《Code Geass复活的鲁鲁修》就是很好的例子,和2006年的 TV版相比,它显然舍去了许多精雕细琢的追求,但也在没有违背初衷的前提下,满足了每一份粉丝的需求,堪称是教科书般的最终情怀。

那《最后的进化》做到这一点了吗?前十分钟做到了。

再一次出现,又再一次被暴龙兽殴打的鹦鹉兽,TV动画中曾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的《波莱罗舞曲》,几乎可以说是代表着”进化”二字的《Brave Heart》,还有和田光司的旧版《Butterfly》。

将以上诸多要素汇聚在一起,《最后的进化》在开篇阶段可谓摆出了最高规格的情怀待遇,任谁看了这十分钟内容,都可以感受到快要从银幕中溢出的”童年”和”成长”。

但很遗憾,你的情怀在《Butterfly》一曲落下的时候就已经结束了。

接下来会有部分剧透内容,如果看到这里你依然决定去一睹究竟,那欢迎之后再回来看看这篇文章——虽然这部剧场版在剧情上根本没有什么值得剧透的地方。

作为最终Boss的厄俄斯兽,其蝴蝶外观可以说是十分明显的伏笔,再加上梅诺瓦出场时给了特写的蝴蝶发饰,对于初代《数码宝贝》粉丝这种阅片经验少说都有十几二十年的人来说,简直就是最明显不过的暗示。另一方面,大和最先怀疑的对象,是梅诺瓦身边那个一看就很可疑的男人,那根据传统,这个男人就肯定不是幕后黑手,而额外登场的人总共就只有那么两个。

接着马上就是大战厄俄斯兽,亚古兽和加布兽跳过了究极体,直接来了个简易合体瞬间秀出奥米加兽这张底牌,但又在关键的补刀时刻突然解除了合体功亏一篑,从而引出了《最后的进化》的核心的核定——

被选中的孩子长大之后,就会迎来和数码宝贝的离别。

早在《最后的进化》企划阶段,作为《数码宝贝》创作团队中的元老级人物,该系列作品TV动画前两季的导演角铜博之就因某些原因退出了该企划,从当时他在各种渠道中发布的信息来看,”某些原因”应该是新作品的设定和理念与原作有重大冲突。

看完《最后的进化》后,这个设定是什么就不言而喻了。

作为承接在《数码宝贝大冒险02》之后的剧场版,《最后的进化》不仅仅是一部烂俗的情怀卖泪片,并且还建立在了粉碎的原作的基础上。

《最后的进化》的核心设定,长大后就会和数码宝贝离别,就是最典型的死亡倒计时卖泪手法。但问题在于,该片对于”长大”的概念根本就没有作出任何定性。

年龄最大的丈没有出现倒计时,已经实现梦想的光子郎没有出现倒计时,对未来仍然迷茫的太一以及大和出现了倒计时,对未来没有任何迷茫一心向前的梅诺瓦也出现了倒计时。这四个角色的情况,就让《最后的进化》里”长大”的概念出现严重的逻辑矛盾。

基于《最后的进化》的片长以及剧本质量,它既没有让所有第一代角色并肩作战,也没有塑造出充分的铺垫以渲染最终反转。其中作为第一代女主角的素娜更是全程掉线,只有寥寥数个镜头,以及两句”我决定不再战斗”、”我相信大家”的台词。

素娜的掉线想必让许多观众一头雾水,但官方其实在《最后的进化》之外还做了一段名为《空へ》的短片,其标题既可以译作”飞向天空”,也可以译作”致素娜”。在这部短片中,就说明了素娜为什么选择不再战斗,又为什么第一个与数码宝贝分别。

但就算不提上文所说《最后的进化》的核心设定与原作背道而驰,光是这个用”DLC”补充设定的做法就已经十分愚蠢。

那《数码宝贝大冒险02》的核心理念又是什么?是梦想,只要怀揣梦想,就可以与数码宝贝邂逅,并且无关年龄甚至是正邪。换句话说,无论是年龄增长,还是实现梦想与否,都不会导致被选中的孩子和数码宝贝分别。

除此之外,《最后的进化》为了卖情怀,还在许多细节上吃掉了原作的关键剧情,比如第一代主角太一交到第二代主角大辅手中的护目镜,在最后的进化中不知道为何又回到了太一手中。

由此可见,《最后的进化》就纯粹是采用了《数码宝贝大冒险02》之后第一代角色已经长大的时间线,然后拉扯出一个离别倒计时的卖泪设定,再用开头的情怀套餐带入节奏,最终合成了一部”童年情怀”。

在一首名为《ヒッチコック》的里有这么一句歌词:

“ドラマチックに人が死ぬストーリーって売れるじゃないですか?花の散り際にすら値が付くのも嫌になりました。”

人会戏剧性地死掉的故事不是很畅销吗?但我对这种连鲜花凋零也被标上价格的行为感到由衷厌恶。

文:lock

0
分享到:

评论0

请先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