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声优也玩手游?他们不单会玩,还玩出了很多“传说”

在《Overlord》里有这么一段剧情,佩罗罗奇诺曾经向飞鼠抱怨,自己期待已久的H大作中有自己姐姐负责配音的角色,导致这部大作“没法用”。

这确实是一个十分微妙的问题,但问题的重点其实落在了游戏类型上。如果是普通的游戏,比如说如今遍地开花的手游,其实就连声优本人也经常会参与其中。除了官方找来声优当“官托”举办线下活动之外,声优中也有不少是在自发玩手游,还因此出现了各种各样的趣闻。

比如说把配音赚的钱加倍氪了回去,又比如让樱野孝宏倍感疲惫的声优互动,都在手游玩家以及声优粉丝的圈子里流传甚广。

氪金姬——三泽纱千香

提到声优玩手游,三泽纱千香无疑就是最有名的“传说”之一。

三泽纱千香此前曾沉迷一款名为《嫁Colle》的卡牌收集类恋爱游戏,她在二十天时间里通过氪金集齐了其好友上坂堇配音角色的同时,还在排行榜上冲到了全国第六。

除了上坂堇配音的角色外,三泽纱千香还收集了喜多小仓唯配音的角色,并因此在广播节目中宣称自己就是“人生赢家”。但由于这种疯狂的氪金行为氪光了她一个月的生活费,因此被所属事务所明令禁止继续充值。

由于三泽纱千香曾在《加速世界》中为女主角黑雪姬配音,因此她又得到了一个“氪金姬”的称号。

悠木碧名言:氪金就跟吃饭一样

氪金战士——中村悠一

在日本,《怪物弹珠》和《智龙迷城》曾一度统治了大半个日本手游市场,所以许多外国投资者都说日本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的手游市场之一,但同时也是最难进入的市场之一。随着《Fate/Grand Order》和《碧蓝幻想》等移动端游戏兴起,上述两款游戏对日本市场的统治才有了松动。

而中村悠一就是一位重氪的骑空士(对《碧蓝幻想》玩家的称呼),对于这款素有“肝报废”之称游戏想必不少人都有所耳闻。然而在2016年底,本身就已经是骑空士的中村悠一,又在岛崎信长的安利下入坑了《Fate/Grand Order》,开始向两只脚分别踩在两个巨坑里的事态发展。

中村悠一的《FGO》生涯,可谓出道即巅峰。

对于手游玩家来说,只要游戏本身机制允许,刷初始几乎是约定俗成的事情,像是Cygames近来终于上线的《赛马娘》,甚至还在通关一次新手教程之后就可以选择跳过,玩家只需要一两分钟就能刷一遍初始。

但中村悠一入坑《FGO》的时候非但没有刷初始,还直接氪了十万日元共计500抽来“自制初始”,结果却连一个五星英灵都抽不出来,到头来不仅被江口拓也大加嘲讽,隔壁来自非洲的远坂凛看了也直呼过瘾。

大概是《FGO》对中村悠一有什么奇怪的克制属性,自打退坑之后,他在手游方面的运气突然登上了前所未有的高峰,甚至到了把粉丝的运气都吸走的地步。据说只要他把某个角色放到游戏主界面,他的粉丝就无法抽到该角色。

或许这也算是追星的风险之一。

岛崎氪长和非洲凛

上文提到,中村悠一是在岛崎信长的安利下入坑《FGO》,所以岛崎信长本人早就已经深陷这个坑中,其中最有名的莫过于岛崎信长和植田佳奈的抽卡故事。

岛崎信长为了把自己配音的角色氪到满宝就花了不少钱,人送外号“回す方のノッブ(抽卡的信长)”,这个称号甚至还被带进了官方生放送节目中。岛崎信长的氪金行为虽然没有遭到事务所禁止,但还是被下了禁口令不准向外透露氪金量。

岛崎氪长抽卡比氪金姬理智的地方在于,他每次都会定下一个最大氪金数量,而且事后就算抽不出来也不会后悔。但同时他也在抽卡方面发表了这样的一句名言:“抽卡这种事情,只要在抽出来之前一直抽就能抽到了。”

为此还有粉丝给他寄了氪金券,但岛崎信长对此回应希望粉丝只需要传达即可,氪金这种东西还是要自己氪才有意义。

然后就是隔壁的植田佳奈,作为《Fate》系列中著名角色远坂凛的声优,她在抽取伊什塔尔的时候称自己就是最好的媒介,并多次引用远坂凛的名台词,最后用180抽抽出了4宝伊什塔尔。

但由于本人抽卡经常各种脸黑,因此又被称为“非洲远坂凛”,简称非洲凛。

非洲凛还隔三差五就和上面提到的岛崎氪长在推特上展开线上聚赌,并称之为“我们的圣杯战争”,但基本都成变成非洲二人转。除了上文提到的中村悠一之外,非洲凛实在很难从他人身上得到什么慰藉。

声优中有非洲人自然也有欧洲人,比如同样参与过“我们的圣杯战争”的阿部敦就是众所周知的欧皇。

他当年在《公主连结Re:Dive》里抽春季可可萝的时候,就通过拜托可可萝声优伊藤美来的方式一发十连出货,在抽公主形态可可萝的时候也是兴高采烈地用男主角佑树的语气发推庆祝,其结果不言而喻。

考虑到佑树(阿布敦)和可可萝(伊藤美来)的亲子关系,这种欧气似乎也合情合理——

不过这样就无法解释为什么隔壁的远坂凛肤色会这么黑了。

文:lock

0
分享到:

评论0

请先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