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漫爱好者常说的“死亡Flag”是啥意思?

当观众的动漫阅历上去之后,创作者想要在剧情上整出点新玩意的难度就越来越高了。更可怕的是,新一代观众甚至不需要重新走一遍老观众的路,而是可以从圈子里形成的梗文化里快速培养起对剧情套路的认知。

观众们通过阅片经验的积累,以及对创作模式的分析,形成了一套预测重要剧情走向的方法,而所谓的死亡Flag就正是其中之一。

1.这场仗打完我就×××

无论哪个时代,角色的生死都是剧情里举足轻重的部分,往往可以撑起一段高潮戏乃至结局戏。

但反过来说,缺乏铺垫、不合情理、或是不合逻辑的角色死亡,其负面效果对作品而言也是极具破坏力的,《铁血的奥尔芬斯》第二季中著名的“不要停下来”就是教科书般的反面例子。

也正因为角色死亡总需要一个合理的环境才能带来应有的戏剧效果,久而久之那些用于营造便当氛围的手法就被观众们总结了个八九不离十,然后并称为“死亡Flag”。

“这场仗打完我就回老家结婚”,就是死亡Flag里最广为人知的一个,就连许多创作者也开始玩起了这个梗,而且形式早已不限于回老家结婚一种。

2.你要多少钱我都给你

相比起上面的“回老家结婚”,这个死亡Flag的死亡率更加惊人。

死亡Flag其实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它们很少出现在主要角色身上,就算真的出现了,主角也能凭借自身得天独厚的地位和强力无比的光环将其连根拔起。

理解这一点之后,你就能摸透许多死亡Flag的死亡率,其中“回老家结婚”经常出没于路人角色或是配角身上,前者属于死没死都没人在意,后者则属于可能会用作来发便当推动剧情发展的范畴。但这两种角色的生死并不具备什么必然性,所以“回老家结婚”这种死亡Flag是留有一定余地的。

但“你要多少钱我都给你”就不一样了,该台词几乎百分之一百出自反派角色之口,并且只会在自身被逼入绝境时用于求饶,他们的结局如何想必无需多言。

3.已经没有什么好怕的了

这也是一个在二次元文化圈中出场率很高的梗,它出自《魔法少女小圆》中的知名角色巴麻美学姐,全文为:“感觉身体十分轻盈,在战斗中感受到如此幸福还是第一次,已经没有什么好怕的了,因为我不再是孤身一人。”

之后上演的就是大家都十分熟悉的桥段,“已经没有什么好怕的了”也顺理成章地成了死亡Flag中的传世经典。

其实早在《魔法少女小圆》问世前八十多年,德国小说家埃里希·玛利亚·雷马克所著的长篇小说《西线无战事》中就已经出现了类似的台词,其主人公因为孤独和绝望而再无牵挂,在独白中说出了类似“已经没有什么好怕的了”的台词,随后战死沙场。

即使把视线限定在二次元作品的范围里,2011年的《魔法少女小圆》其实也说不上是该Flag的创始者。比如2010年《Angel Beats!》的ED中就有“もう何も恐くない”,2007年的《寒蝉鸣泣之时·解》也是在古手梨花同样台词的引领下走向团灭结局。

只不过比起爱的战士虚渊玄的斑斑劣迹,以上这些小场面显然还是缺了点冲击力。

4.我去去就来

这一句常见于两种场景,一是出阵前自信心极度膨胀的角色,二是抱着必死觉悟准备自我牺牲的角色,当然也有调和居中的版本,比如生死看淡的类型。

如今这个死亡Flag大多应用于后者,并且大体都是在败局下为了掩护队友撤退毅然断后诸如此类的剧情,氛围都铺垫到了说完之后不死就很难收场的地步。但反过来说,如果剧情没有做好充分的铺垫,那可能就只是一句再普通不过的台词——除非有什么超展开。

和最开始的“回来家结婚”类似,“我去去就来”也是一个配角特攻的死亡Flag,如果由主角说出这句台词,那就是敌方的死亡Flag。

这个例子的历史就更加悠久了,我国四大名著之一的《西游记》中就有一名角色经常挂在嘴边——

“八戒,好生照看师傅,俺老孙去去就来!”,如果按照这样来算,所谓flag的历史那真是有几百年了。

《转生恶役只好拔除破灭旗标》的猴子拔旗何止落后了几百年。

梗文化发展到今天,死亡Flag可谓数之不尽,比如说让队友“快跑”,也是典型的配角特供死亡Flag;又比如机战片里的“这机体是什么,以前从来没有见过!”,就是角色或机体即将更新换代的前置步骤;还有就是刑侦片里的“我才不要和杀人犯待在一个房间!”,则是约定俗成的受害者发言。

除了台词之外,死亡Flag还有各种各样的表现形式,回忆杀和走马灯都是最常见的类型,又或是在高潮一幕到来前给心上人写情书、表白之类的行为,都可以算到到死亡Flag的范畴中。

但要说如今日本动画里效果最强的死亡Flag是什么,那恐怕还要数“异世界”这一标题,毕竟转生特典大卡车可能会迟到,却永远不会缺席。

0
分享到:

评论0

请先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