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动画外包?从天官赐福,聊一聊我理解的健康的动画外包关系

在国内ACG文化社区的规模壮大之后,曾经只是低龄娱乐的国产动画终于有了复苏的迹象,《全职高手》等一批优秀动画的出现,更是以跨领域的形势带起了国产动画的巨大热度。

从2020年10月31日开始播放的网络动画《天官赐福》,更是得到了多方的大力投资以及B站不遗余力地宣传,自打出生起就顶着”国产动画之光”以及”国创巅峰”等头衔,其后却陆续被曝出画面抄袭、以及大量起用韩国外包等消息,自此风评急转直下。

《天官赐福》的画面抄袭早已证据确凿,这里就不再多言。但关于”国创”和”外包”的关系上,或许还存在着一些认知上的误区——

《天官赐福》或许有问题,但认为国创不应该外包也同样有问题。

所谓动漫行业中的外包,要解释其实很简单,就是将整个制作过程中的部分工作,委托给其他的动画公司进行制作,其动画出品公司还是其总负责的公司。

《天官赐福》的制作过程中大量被外包给韩国,鉴于韩国这些年来的种种操作,大家对其观感确实不佳,于是在得知《天官赐福》外包给了大量韩国人进行制作后,就有观众认为这是用中国投资者的钱来让韩国画师学习中国风。

部分观众认为国内优秀的画师不知何几,完全没有必要去找韩国人来做这部动画,正所谓肥水不流外人田。

但事实上,除了如今国内动画圈子几乎人尽皆知的顶尖人才,比如黄成希等一批头部业界人员外,国内可用的动画人才,尤其是作为中坚产能的原画师,他们的数量也确实不算多。

另一方面,进驻国内动画公司的新鲜血液,大多都要从最底层的中割动画做起,这份工作在日本这个动画大国就已经十分卑微,被外包到国外后价格更是只会越发低廉,他们按件计费做中的割酬劳甚至还凑不出最低工资,入职动画公司反倒成了生活的保障。

在这样的环境下,那些初进动画行业的新人有多少能够熬出头,又有多少能迈出一步进化为动画中坚产能的二三线原画师?至于再进一步的一线原画师,他们大多就不会入职动画公司,而是以自由工作者的身份接取工作。

国产动画或许在近年来有了长足进步,但整体环境却远远没有大多数观众想象中的那么美好,事实上就连日本那边也好不到哪里去。

再来就是国创和外包的问题。

当你明白到国内的动画人才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多时,外包就是一个必然的选择。如今国内动画行业的情况其实跟日本有几分相似,快速发展的产业背后,却没有充足的人才供应,只不过日本缺的是底层劳动力,而国内缺的是中坚人才,毕竟优秀的原画师可不是三五八年就能培养出一堆的土豆玉米。

而且问题的重点在于,国创和外包真的冲突吗?有的观众可能把这个问题等价成了忒休斯之船,并且认为只要有其中一个部件换了,这部船就不是”国产货”。在代工概念如此广泛的现代社会里,这种想法明显是很奇怪的——

如今的日本动画就有大量中韩外包,这些作品难道就不能被称为”日本动画”了吗?

这并非是针对《天官赐福》一部作品的问题,而是一个关于行业运作的概念。即使国产动画产业的规模今后得到进一步飞跃,只要动画从业人员的待遇没有从根本上得到提高,外包就永远是一个绕不开的话题,只不过是中日韩之间谁向谁转嫁劳动力的问题罢了。

不难想象,诸如”国产之光”和”国漫巅峰”之类的头衔,是引爆观众矛盾的关键。但如果把问题类比为”日本品牌”,你就会发现很多所谓的日本品牌只是日方提供指导,全程在中国进行生产。可它们仍然是日本品牌,也仍然令部分消费者感到更加信任。

现在再回头看看”国产动画”,日本品牌仅仅通过指导就能确保自己的独立性,而国产动画却因为制作人员中出现外国人就被认为是不纯品,这样的看法其实不太对。

那些认为有外包就不能自称国产动画的观众,其实就是误解了整个动漫作品创作中的各个流程。苹果手机的绝大多数零件不是在其国内生产,组装也不是在其国内生产,但并不妨碍他是美国品牌。

再退一步说,国内的动画公司早就具备了独立制作优质动画的能力,但这和行业内部的运作规则并没有必然联系。就像日本也能完全不外包做出一部动画,实际上却几乎没有日本动画公司会这么做。

说到底如今的动画早已不是单纯的艺术创作,而是成为了商业的一部分,而商业的核心就在于利益,或者说如何合理地分配投资,获得更高的回报。

《天官赐福》的表现或许让观众感到不快,画面抄袭也着实令人不齿,然而这部作品的问题不应该上升为国创和外包之间的矛盾。观众对”独立制作”的渴望可以理解,但行业的运作与发展,也同样需要观众的理解。

当然,作为国产动漫从业者,我们当然还是要呼吁一下,我们能够看到一部完完全全纯国产的动漫作品出炉,我们国家拥有这么多的动漫爱好者,拥有着建立自己完整的整个动漫工业的潜质和实力,我们可以外包给外国人,但是我们也应该真正重视国内的行业发展。

0
分享到:

评论0

请先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